唐山三川钢铁机械有限公司

        地址:唐山市路南区女织寨村南
        邮编:063000   传真:0315-2969909
        邮箱:tsscjx@cegoogle.cn     
                 sanchuan@cegoogle.cn
        网址:http://www.tsscjx.com.c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三川新闻 >> 商人称蒙古矿业繁荣刚刚起步

        字号:   

        商人称蒙古矿业繁荣刚刚起步

        日期:2012年8月27日 23:54

        对于内陆国家蒙古来说,这个可能在未来十年增长最快的国家正在经历变革。当这个国家每3-4年便能实现经济总量的翻倍时,亚洲昔日的经济引擎中国与印度正在与经济过热及增长断裂搏斗。

        但第一世界的收益和第三世界的问题在这里交汇:对至少占蒙古GDP四分之一以上的采矿业的过度依赖,已逐渐显露出其的后续效应:一方面它扫除了蒙古几十年来的衰败,但另一方面又导致贪腐与“荷兰病”的出现。

        首都乌兰巴托是上述一切的集中反映,走在街上,随处可见的施工现场,8000美元一平米的豪华旅馆、在酒吧及咖啡馆逗留的外国矿主、传教士、投行人士以及打扮入时的当地女人,街市中心可以买到蒙文、英文、俄文甚至中文报纸。在经济危机蔓延全球的2012,梅塞德斯奔驰蒙古代理商居然在感叹自己卖出的机械车(Electricitycarsformining)数量。

        坐拥“金山”

        采矿业的确在改变着蒙古国。

        在全球低迷的2011年,蒙古实现了17.3%的经济增长,“只不过(要归功于)一个奥尤陶勒盖。”蒙古国商会主席、MSM集团CEOLaurenz Melchers对本报记者讲述道。

        奥尤陶勒盖(Oyu Tolgoi),蒙语“绿松石山”,本是乌兰巴托以南戈壁滩中一处荒漠,但这里的铜矿是蒙古国最大的外资项目,建设速度惊人,预计明年投产后的铜矿年产量将达45万吨,带动国家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2.9%。奥尤陶勒盖距乌兰巴托专门有一条航线,大约花去一个半小时机程。1月,蒙古政府决定专门在奥尤陶勒盖矿周边建设拥有3000套住宅的综合性小城市,涵盖配套的道路、学校、公园、医院、酒店、文艺和休闲综合性场所、购物中心等。

        奥尤陶勒盖不是唯一的焦点,与它临近的是世界上最大的未开采煤田塔班陶勒盖(Tavan Tolgoi)。为了给大手笔的政治博弈造势,有关人士准备通过在乌兰巴托和伦敦联合上市为塔班陶勒盖矿山募集数十亿美元资金。这足以使沉寂已久的乌兰巴托证券交易所的资本总量翻上一番。

        丰富的矿产资源使蒙古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迪拜:它的人口大约为280万,但坐拥探明资源80多种,6000多个矿点。主要有铜、铁、煤、锰、铬、钨、钼、铝、油叶岩矿等,绝大部分有待于开发。

        而且蒙古也拥有绝好的地理位置它的邻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成长最快的能源需求市场。考虑到蒙古的供给和中国的需求,虽说铜价与金价在过去12个月市场波动频繁,但奥尤陶勒盖的首席执行官Cameron Mc Rae在采访时表现出丝毫不担心需求会萎缩。

        蒙古国立大学经济研究所主任Tuvshintugs Batdelger对本报说:当我们检视GDP比例,可以看到2004年占这个国家的最大比例的产业还是农业,但是现在已经是矿产业了:大约占27%。这个成分在未来3-4年之内仍然会增长,我认为蒙古会越来越依赖资源行业。

        蒙古:下一个迪拜式奇迹?

        虽然现代金融体系在这里远未获得充分发展,但得益于蓬勃的经济走势,乌兰巴托街头随处可见ATM机与名称各异的银行机构。

        “即使在蒙古银行系统仍然单薄的情形下,纽约的银行,JP摩根还表示有兴趣投资。”蒙古证券交易行(MSE)首席监管官SaruulGanbaatar对本报记者表示对蒙古经济的乐观态度。

        他认为蒙古市场虽然很小,但现在仅是扩张的开端。据他介绍,今年已有五只新股将上市,而2011全年只有一只股票IPO。当下30%-40%交易活跃的是矿业股,但从近期上市公司的交易来看,很多投资者感兴趣的其他产业开始浮现。

        2010年全球股票市场中涨幅最高的是蒙古国的乌兰巴托股市,按照英镑价值计算乌兰巴托股市自今年初以来累计涨幅高达187%,成为全球掘金机会最多的股市。即使按照蒙古国当地货币计算,乌兰巴托股市今年来的累计涨幅也高达136%。

        矿产业带来的财富,也无疑带动了其他行业的兴盛。

        LaurenzMelchers就是那种“卖给淘金者铲子”的商人,他在蒙古生活了14年,为很多矿产提供机械、服务以及安保设施。

        “这里不是中国,中国的竞争太残酷了。蒙古的矿业繁荣甚至没有真正开始,经济也只不过刚起步。如果你能够冒险,就留下来。”LaurenzMelchers对本报记者描述,“在这里,你可以期待赚大钱,但不要期待政府会(短期)变得成熟。”

        对于容纳超过50%蒙古人口的乌兰巴托,房地产也在过去几年内飙升。大部分传统的蒙古人,是居住在斯大林时代的旧楼宇或者城市边缘的蒙古包中。据统计约有50万人生活在帐篷里,多数没有卫生或适当的供暖。

        俞勇璨,一位从事地产及旅游的台商告诉记者:这里根本没有市场、没有价格,可以漫天甩卖与要价的年代,现在已经来临蒙古。而另一个来自中国上海的开发商,打算在城市中心兴建一座顶层带有停机坪的高级公寓,最低拍价为5000美元一平米。

        BlueSkytower,这座闪闪发亮的25层豪华酒店是乌兰巴托最高的建筑。从这里可以俯瞰蒙古的政治经济中心苏赫巴托广场。酒店兴建时地价已飙至8000美元一平米,但几年前,勾勒首都乌兰巴托城市天际的还不过是两座冷却塔。

        入,蒙古外汇市场上本国货币迅速升值,国内市场变得更有利可图,像服务业、金融业和建筑业这一类产业的比例上扬。与此同时,太多的资源兴起而大过了国家经济整体规模,国内生活成本高企。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该国已经出现了通胀飙升和利率高企。据记者了解,4月央行利率至13.25%,3月底通货膨胀率达15.3%,首都乌兰巴托达17.3%。根据亚行预测,今明两年蒙古国通胀率仍将维持在两位数的水平上。通胀高企和物价飙升给穷人的生活造成尤为不利的影响并增加了经济发展的脆弱性。

        LaurenzMelchers也忧虑通胀会导致局面动荡。他表示工资压力的上涨,使自己提供矿区的机械涨价,而涨价带动(矿产)新一轮涨价,这才是真正的威胁。

        同时,“荷兰病”还有另一面:除去资源开采,其它产业遭到扼杀,从而影响国家的战略发展。而一旦下游经济放缓,本国经济就会受到重创。

        蒙古的工业、制造业历史并不长久,现存的许多制造业工厂还继承于苏联时代。据当地商人介绍,中国和东南亚的商人曾在当地经营过一些小型的服装加工厂,但由于“资源诅咒”效应浮现,不是所有经济学家都看预期的经济繁荣,实际上,蒙古已经开始出现典型的“荷兰病”即“资源诅咒”症状矿产资源的开发带来了财富的激增,推动了汇率和通胀的螺旋式上升,降低了其他行业的竞争力。

        矿业繁荣使外国资本大量涌入

        人力成本的高昂以及纺织品与服装配额制的取消,这些工厂2005年后也都纷纷撤出。

        当蒙古变得更依赖矿产资源的开发,如果矿产资源价格在世界上大幅下挫,或者中国的经济一旦不行,蒙古的经济增长势必要遭遇挫折。

        这个情况很可能已经在发生,据一位当地的能源产业资深人士对记者描述,现在下游环境不好,中国许多矿产停工,致使“蒙古的矿产在二连浩特口岸堆得像山一样高”。

        但是,蒙古对现状并无有效的应对之道,恐怕只有放手一搏。蒙古前财政部副部长GanhuyagChuluu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蒙古的经济规模是非常小的、难以抵御外来冲击的。应对由高速发展而引发经济泡沫化的方法,反而是加大(外国)投资者多元化的投资力度。

        绿色公民意志党主席SambuuDEMBEREL在接受采访时认为:现在(政府)最危险的就是,没有想到在矿产之外,还有其他的产业部门。蒙古只要一提发展,就自然而然地都在打矿产的主意。我认为,这才是“荷兰病”的来源。

        成不了下一个迪拜?

        矿产业改变这个国家的同时,一些人担心,蒙古是否能够避开一些常见问题,例如政治不稳定、腐败、污染和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而正是这些问题困扰着其他矿业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

        TuvshintugsBatdelger教授认为,有太多问题在阻碍我蒙古变得向迪拜一样富裕:国家在变得越来越不平等、缺乏延续的政府政策和法律以及贪腐的存在。

        蒙古国仍是一个极度贫困的国家。它的人均GDP约3000美元,按世界银行的标准刚刚步入“中下等收入国家”之列。这个国家现在有超过50%的人口生活在首都乌兰巴托。

        乌兰巴托市中心坐落着最顶尖的购物商场,这里的设施品牌如同香港铜锣湾一样。路易威登占据了最显耀的店址那里曾经站立着列宁的铜像。当值的保安告诉本报记者,这家店大约一天卖出将近10万人民币的手袋。

        路易威登首席执行官卡斯利曾说:“你不能看这个国家的平均收入,平均收入说明不了什么。可能我们只有一两千名客户,但这一两千人负担得起。”

        而对于成千上万受到采矿致富诱惑、从草原来到乌兰巴托的牧人来说,生活就没有那么容易负担了。他们沿着城市边缘肮脏的马路搭建蒙古包。这里失业蔓延,电和饮用水则供应不足,被一些当地人称之为蒙古的贫民窟。更穷苦的人只能在下水道或废弃的走廊中寻求庇护,在冬季,乌兰巴托的气温有可能降至零下40度或更低。

        Tsogtsaikhan,生活于乌兰巴托附近的草原上,由于没有自己的牲畜,不得不充当其他牧民的雇工。他几乎没有开支的概念游牧经济供给了需要用到的一切。谈及政治问题,他反而会表示留恋苏联时代,希望回到共产主义的体制下。至于矿业开采,离Tsogtsaikhan生活就更为遥远“我唯一的印象是他们会破坏牧区”他告诉记者。

        S.Oyun,出任新环境与发展部部长的议员,她曾经是一位记者,对矿业发展稔熟于心:“不管我们喜不喜欢,矿业都是最有潜能的行业,这几年资源价格抬高,采矿业变得非常赚钱,又提供了许多工作机会。但(矿产大部分)收益流向了中央预算,多数的民众并不认为他们从中受益。我们有数据可以证明这个观点。”

        虽然,近年蒙古政府要与国民共享日益增长的矿产财富,承诺平分矿产股份或现金。但SambuuDEMBEREL主席对这种做法不以为然:“真正的民主社会,也不鼓励人民依靠政府施舍。当不从事矿产业的人们,都能够感受到经济的增长,(经济)发展才进入了正确的轨道。人民需要的是机会平等。”(21世纪经济报道)

        所属类别: 三川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唐山市三川钢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地址:唐山市路南区女织寨村南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冀ICP备06003884号